好莱坞

雍正和乾隆这对父子的审美要我怎么说才好

2019-11-10 01:52: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雍正和乾隆这对父子的审美要我怎么说才好

雍正和乾隆这对父子的审美要我怎么说才好

雍正和乾隆这对父子的审美要我怎么说才好

成 交 价: RMB 41400000

本品壶盘口,细长颈,溜肩,腹部饱满,至胫处渐收。颈上崛起五道弦纹。口沿与肩之间有两个对称的龙形柄高耸直立,龙头探进瓶口衔住口沿。肩部有八组椭圆形模印贴花装潢。通体施粉青釉,釉色沈穆深杳,仿佛广袤深邃之天穹。外底署青花篆体「大清雍正年制」6字三行篆书款。

《礼记•礼运篇》有云:「麟凤龟龙,谓之4灵」。龙的形象在中华传统文化中一直被认为是四灵之一,万物之首。古往今来,龙的文化品格体现着中华民族与生俱来的自尊、自豪和顶天立地的自强、自信。在我国历代艺术品中,不管从生产数量之大,制作工艺之精,抑或从艺术成就之高,独推陶瓷器上的龙形,因此陶瓷艺术就好比是巨龙得以自由翱翔的「天宇」。

陶瓷艺术中的龙的形象装潢最早见于新石器时期,如仰绍文化庙底沟类型彩陶瓶外腹的龙纹等。从商周时期到秦汉时期,龙的形象在陶瓷装璜上的运用从绘饰到堆塑,装潢手法和形象也有了极大的发展变化,并开始与饕餮纹、云雷纹、人字纹、白虎纹、朱雀纹等其他形象共存。从周朝追溯至唐代,人们对龙形的相同看法只有3点:1是有鳞,二是变化无形,三是屈伸从时,随季节变幻。直到南北朝时期,陶瓷器出现了常见的龙形器型,如龙柄瓶、双龙耳瓶、龙柄鸡首壶等。隋唐五代时期器型进一步多样化,出现了白釉龙柄鸡首壶、青釉蟠龙灯、龙柄壶、龙纹三足炉、白釉双龙耳瓶、白釉龙柄壶、白釉龙柄双身瓶等。双龙尊自五代后消失,至清代雍正官窑复现,雍正朝以后除乾隆初期尚有少许烧制外,以后又销声匿迹,成为绝唱。

双耳尊(Amphora)是指两侧各有一耳的器物,而单词「Amphora」源自拉丁文,并可以追溯到希腊文的「Amphoreus」,即「Amphiphoreus」的缩写,「Amphiphoreus」由两个字组成,一者意谓「两边」,另外是指「携带」,在全部希腊罗马世界,这类器物常用于贮存或盛放油、酒、水、水果和谷物,它们或承尖底,或饰圆盘底。可见1例「古希腊双耳陶罐(约公元前1750-1600年 middle minoan III时期)」,现为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收藏。

中国唐朝双龙柄壶又称龙耳瓶、龙耳尊、龙柄盘口壶等,其造型特点为盘口、细长颈、身体呈罐状,2龙口衔盘沿,尾接罐肩,犹如双耳分立瓶口两侧。双龙柄壶造型的变化主要是颈肩部,颈部分为细长的素面颈和螺旋的旋纹颈,肩部分丰肩式和溜肩式。双龙柄壶是在以往的鸡头壶的基础上逐步发展而来的,隋唐时期的双龙柄壶有白瓷、黑瓷、3彩、铜、黄釉多种材质,其中以白瓷双龙柄壶最多。白釉者,可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例「唐代 白釉双龙耳尊」,另见一例「唐代 三彩双龙耳尊 」,为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

双龙柄壶造型与鸡头壶在造型上有一些共同点:壶口均为盘口,柄部的造型虽不尽相同,二者之间最本质的特点是它们柄的上端都是直接粘结于器口,在造型上具有密切的联系。早期的鸡头壶柄为圆股形柄,双龙柄壶主体部分与鸡头壶的相似性是不言而喻的,但它的最突出的特征是对称双兽形柄,这类造型少见于中国而多见于西方器皿。

成 交 价: RMB 28750000

瓶为一对,呈台形口,束颈而高,鼓腹,外撇式高圈足。台形口沿外侧以胭脂红为底,粉彩细描缠枝花卉,颈部主体以各色莲瓣纹装潢,腹部以胭脂红为底,饰以莲托八吉祥纹,8吉祥是磁器装潢中典型的宗教纹样,由法螺、法轮、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八种吉祥物组成。8吉祥初始时排列无一定规则,明永乐起按轮、螺、幢、伞、花、鱼、瓶、结排列,从明万历至清朝则以轮、螺、幢、伞、花、瓶、鱼、结为序。胫部靠腹部处施色调较淡的胭脂红,胫部近圈足处以松石绿及鹅黄两种莲瓣纹相间装潢。底心以松石绿为地,中心红彩篆书「大清乾隆年制」6字三行篆书款。

贲巴瓶作为藏传佛教用具具有诸多功能。第一,作为藏传佛教灌顶及盛圣水之用,「贲巴」为藏语音译,在藏语中即「瓶」的意思,也称「奔巴壶」。据《佛学大辞典》介绍:「天竺国王即位时,以奔巴壶盛四大海之水灌于顶而表祝贺,密教效此世法,于其人加行成绩。嗣阿犁位时,设坛而行灌顶之式。」在藏传佛教密宗修行仪式中,贲巴壶被专用以宗教仪式,除用于念经诵咒或灌顶仪式外,还为神像和信徒淋浴时盛圣水之用。《中国古陶瓷图典》定义为:「壶式之一,流行于清代,由藏族金属制品演变而来。器形为洗口,束颈,球形腹,高足外撇,腹部有龙首形流弯曲向上,无柄,是一种祭祀用品。」第二作为活佛转世灵童掣签金瓶而用,贲巴壶有流嘴,若去掉流嘴,便为贲巴瓶。贲巴瓶也称「贲巴宝瓶」,是为活佛转世灵童金瓶掣签而用的。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清朝廷为杜绝达赖、班禅转世中的弊端,颁布《钦定2十九条章程》:「兹予制一金瓶,送往西藏,于凡转世之呼必勒罕,众所举数人,各书其名置瓶中,掣签以定」,「各蒙古之大呼必勒罕转世,令于雍和宫之金瓶内掣签」。现在西藏博物馆藏有「清乾隆 金质贲巴瓶」就是贲巴瓶作为活佛转世灵童掣签瓶的实物证据。第三作为佛前清供的礼佛用具而用,《乾隆三十四年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行文》中记:「十月初三日,库掌四德、五德将九江关监督伊龄阿送到配盖……奔巴瓶一件持进,交太监胡适杰呈览。奉旨:……奔巴瓶一件着在热河狮子园文供佛前供。其现交配盖奔巴瓶得时,不必在此安供」。

文供佛即文殊菩萨,这说明瓷质贲巴瓶是作为礼佛用器的。本对贲巴瓶作为乾隆御窑精品,亦应是清宫礼佛之供。关于贲巴壶(瓶)烧造,清宫档案内多有记载,如《乾隆三十一年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行文》中记:「十月初四日,笔帖式五德来讲,太监胡世杰交青花白地磁奔巴壶一件(随木座)。传旨:着画样呈览,准时发往江西照样烧造,钦此」。」《乾隆5十年各作成做活计清档•金玉作》中记载:「十月2十四日,郎中5德、员外郎大达色、掌库福海、催长舒与来讲,太监鄂鲁里交青花白地磁奔巴壶一把(紫檀木座,春耦斋,壶嘴伤折磕缺)。传旨:将伤折处粘好,壶嘴边上磕缺处磨齐,呈览。钦此。」从目前的文献和实物资料来看,乾隆皇帝不但对奔巴瓶、壶此类法器特别虔诚恭敬,并下旨修复有残破者,可见盛世之君对此品类瓶之珍视。此贲巴瓶有三希。有流者为壶,无流者为瓶,贲巴壶(瓶)以有流者为多,无流者少见,加上该器器形匀称规整,纹饰布局疏密有度,底款规矩而有法式,此为稀有;作为乾隆御窑精品,清宫礼佛之供,又为成对保存,此为稀珍。瓷质彩绘贲巴瓶为乾隆朝之首创,作为佛心天子,弘历的一份献礼而载入瓷史,除供本身修持佛法之外,还作为高级御礼赏赐西藏、青海等地宗教领袖,是当时清皇室与密宗上层思想感情交换的见证,寄托双方的共同信仰。

成 交 价: RMB 7590000

本品呈钵形,敛口,圆唇,深腹,弧形外壁,浅圈足,下承底座,玲珑小巧,层次丰富,与清宫紫檀底座款式一致,外施以青金蓝釉,静穆当中荡漾出一股华贵之气。器形饱满健硕,丰腴富贵。洗身通体及足内施仿官釉,呈色天青,整身伴随铁色大开片,幽淡隽永;内外釉面光滑润泽,晶莹通透,宛如1汪湖水,底部为圈足露胎。此种式样的钵式洗与底座连为一体,而且底座常常加施其他精深工艺,为雍正朝新创的器形之一。整器造型内敛而大度,雍容而素静,气韵超然。洗底正中落「大清雍正年制」六字三行篆书款,笔道圆润,篆法精妙,遒劲清晰,略见隶书风骨,有别于雍正御瓷常见的四方篆款。举凡所见此式写款皆为雍正御瓷之品格非凡者,存世罕见,故殊为宝贵。

本品器形虽为洗式,但究其用途,应属于雍正帝御用的上品花器,专门供插花陈设之用,插花之时,需另加金属多孔内胆(实则并非直接栽花之用),便可成为书案上的花器,1如同时期「缂丝博古书幌」所示,内插灵芝瑞物与四时花卉,与香炉、画轴、书籍、书镇等文房同列,展现书斋之文气与风雅,以助胤禛之雅兴(见《瓶盆风华——明清花器特展》图版Ⅱ–19,页169,台北故宫博物院,2014)。若不插花之时,亦可作为内廷陈设,其静穆之釉色,令人观之抚之皆宜,不禁赞其釉色、造型之佳妙。本品古雅隽美,色古而宝光内蕴,质朴而莹润凝厚,魅力非凡,体现了雍正一朝御瓷工艺绝古烁今的艺术成绩,当为旷世奇珍。其器身与底座上下一体天成,独具匠心,无不彰显出榷陶使者唐英高超的制瓷技艺,对诸式色釉应用得心应手,同时更是君臣二人心心相通,彼此审美取向高度融会之范例。

成 交 价: RMB 3680000

「榷陶」款

备注

1.苏格兰贵族旧藏;

2.河洛山房递藏

陶烟榷水 别抒意匠

——解读清乾隆 唐英亲制洋彩西洋人献宝图诗文笔筒

(黄清华 英国东方陶瓷学会会员、唐英学社创办人)

唐英,是为过往3百年里中国陶瓷史影响最深远者,堪称瓷坛一段不朽之传奇,永不闭幕。其一生衔命西江前后2十八载,潜心于陶,结缘至深,自称「大半世羁栖陶榷」,故精悉瓷务,别抒意匠,效古肇今,所出之器无不精绝于世,时人赞叹:有陶以来,未有本日之美备。

唐英,虽是官宦之身,却不改文人之本色,故其杰出贡献之一,乃是融汇文人意趣于瓷艺当中,开创瓷坛艺术新风尚,令文人之雅臻于无穷之佳境。

唐英公余之暇,极意风雅,遂成《陶人心语》,述榷陶故事,抒陶人心声。其尤喜自制一些陶瓷文房之物,或自用,或馈赠亲友,式样清雅,文气荡漾,流传至今虽已无多,但每一件皆可折射出隽公过人的艺术造诣和清逸脱俗的审美品味。

是次拍品「清乾隆 洋彩西洋人献宝图诗文笔筒」乃唐英亲制之雅物,可谓上乘文房佳器,以其独特的装潢内容,成为唐英最重要的私物之一。其通体施白釉,清润宜人。外壁主题彩绘「进宝图」,庭院栏杆当中,石润茂林,傲然挺立,山花绽放,掩映其中,3名外族使者持宝前进,居前绿衣者头戴蕃帽,双手捧托一枝红珊瑚树,枝干丰富,回首对语身后2人,蓝衣者双手举西洋钟表和欧式金属烛台,红衣者肩负象牙,彼此相顾。所绘人物红发碧眼,高鼻深目,束身着靴,俱西洋打扮,挤眉弄眼,憨态可掬。整体彩绘异常精细,山石迭嶂为乾隆早期之画风,皴法俨然,古树苍雅,诸人面貌以红彩勾画,须眉眼珠则以墨彩点缀,清晰可辨,神态丰富。彩衣华丽,斑斓夺目,诸彩洗染深浅有度,质感如真。

画面留空处配以行书诗句「坐想高风清入骨,况吟佳句健生神。」后钤「榷陶」红章。所具诗文书法与郭葆昌先生旧藏「清乾隆 唐英亲制仿官釉诗文水盂」一致,神采奕奕,行笔遒劲洒脱。(图1、图2)著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文玩》,主编李文儒,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年,图版224,页226。两者的诗句内容皆展示出文人惬意悠闲的书斋生活,深深流露出隽公儒雅淡泊的心情。

所署「榷」「陶」二章是唐英私物之重要标志,常常与唐英名号一起配伍出现,或者单独使用。与唐英名号一起配伍出现者,说明此物属于唐公馈赠亲友之用,若单独使用,则表示此物归唐公自用,故无需署名,以「陶榷」或「榷陶」1词指代。

陶榷、榷陶,是唐英自己独有的专用名词,带有深入的皇家背景,同一时代其他人不可能使用,绝对不同于「陶铸」「翰墨」等闲章。

陶榷二字是唐英身肩皇命的体现,二者皆服务于皇帝。

陶,承皇命而督陶。乾隆2年唐英正式出任御窑厂督陶官,在景德镇珠山为皇家烧造御用磁器。

榷,承皇命而征税。乾隆4年,唐英奉弘历谕旨从淮安关调任至九江关监督,督陶以外的时间在九江为皇家征收过往商船的关税,因此,一陶一榷,既是唐英的工作内容,也是唐英的生活状态之反映。

成 交 价: RMB 2300000

乾隆一朝崇尚摹古,追求融汇古今之精粹于一体,故其御瓷一项多见古为今用,又不乏创新活力,本品即为解读此番造器精神的佳例。

本品造型取法于秦汉铜器——蒜头瓶,忠实地摹制了六瓣瓜棱蒜头状,长颈鼓腹,颈饰弦纹,明显是取自内府典藏的古器为范而成,并且是历史上瓷质蒜头瓶当中与原物外型最为相近的,它与万历时期粗糙厚重的风格完全不同,彰显出乾隆时期的摹古考究精神。其外型忠于原物,寻求俊秀古雅之美,于此基础之上则赋予新的装璜风格,宣示皇家的审美品味。故而加以修饰改进,将六瓣瓜棱口绘成六瓣莲纹,以增其高雅;将颈部弦纹改成3道,以增其挺拔。通体上下绘七层纹饰,过渡清晰自然,主题纹饰为三狮戏绣球图。一狮仰首顶球,1狮回首扑球,一狮前趋追球,以青花绘头尾眼睛,以釉里红绘狮身毛发;以青花绘飘带,以釉里红绘火焰。红蓝相间,互为照映,在莹润细白的釉面衬托之下,使人顿生冷艳之美。其用笔精细,对3狮之刻画纤毫毕露,毛发茸茸之感尽现眼前,神态之憨拙逼真,更彰内府良匠状物之能事。

瑞狮戏球为中国古代艺术品脍炙人口的装潢,尤得皇家所爱,在磁器上以明代宣、成二朝官窑狮球碗罐最为著称,本品瑞狮形象较前更加写实入微,动感强烈。而以青花釉里红来装璜狮球纹则是乾隆一朝的首创,体现彼时榷陶御窑厂锐意创新,勇于探索。青花和釉里红是两种不同的呈色剂,钴与铜烧成的温度和气氛要求不同,故烧制成功的难度极大。观雍干御瓷青花釉里红制品,青花浓重时则釉里红发色昏暗,釉里红艳丽时则青花昏暗,两全其美者,百中不见一二,历为榷陶者所伤神。而本品之青花与釉里红均鲜妍欲滴,恰到好处,益见其难能可贵。

佳器必出良工之手,本品为乾隆御瓷青花釉里红之翘楚,必是名窑所出,独特的底款则昭示其非凡之身份,其六字篆款与本专场Lot5187号如出一辙,为唐窑隽品,可参阅前述,其存世异常珍稀,殊为可珍。

宝粹园

宝粹

微信ID:Bc-Art

宝粹出品,精品不断。

定期推送新鲜、有趣、有用的独到资讯,为读者提供古玩收藏常识性阅读!

威尔刚之雄霸天下

威尔刚多少钱一颗

印席神油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