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情感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罄书难尽抓捕妇女充当军妓年龄最小9岁

2019-11-09 18:3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罄书难尽抓捕妇女充当军妓年龄最小9岁

繁昌县以下冲惨案

1940年3月上旬的一个晚上,中国抗日武装袭击了安徽繁昌县西部的磕山日军据点,击毙日军昌桥部队派出的不破中队的一个小队长。第二天,库山、横山、桃冲等地日军共200多人,在日军大佐不破的指挥下,对附近的下孙冲等村落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屠杀。上午9时左右,日军包围了只有十余户人家的以下冲村,这时村中群众大都外逃,未及逃走的还有13人,大都是老弱妇幼。日军将这13个人和一个从外抓来的农民,全部绑在村北的一棵大红枫树下,开始了灭绝人性的屠杀,有的用刺刀捅,有的用枪托砸,然后在人群周围堆起干柴,一把大火,把这14个元辜百姓烧得面目焦糊,四肢萎缩,使人惨不忍睹。日军还不罢休,临走时又一把大火,把全村烧成一片废墟,(屠筏武)

佛教圣地九西岳惨案

1940年4月26日,驻扎安徽贵池的日军户泽部队进犯青阳县境内的我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的九华山。日军炸毁了百岁宫、上掸堂,又纵火烧毁东岸下院、九莲庵、法华寺、佛陀里,普同塔、宝积庵等多处寺庙,同时也烧毁了湖北会馆及梅金和、金清文、王福兴、吴义和、方铁匠等人的住房。在9华街上,不仅和平居民王乐义、王义海、王老九、左大姐等遭枪杀,连广济茅蓬的尼姑也没能逃出日军侵略者的毒手。九西岳后山的南阳湾,是南来香客朝山登山古道的起点,日军在那里共烧毁店铺20多幢,民房30多家,烧死民众90多人,更加残暴的是,他们抓到鲍家村的3名妇女,轮奸后割下乳头并把她们杀死。(文彦)

铜陵白家涝万人坑

日军侵占铜宫山期间,矿工生活十分艰苦,1间不到40平方米的草屋或棚子里,要住三四十个工人,吃的是半碗糠菜半碗粮,且没有人身自由,日军明文规定:不许工人成群聚谈,不许工人散漫乱跑,上班必须走一条通道,如有违者,当场击杀,工人干活,稍有不慎,即遭皮鞭抽打脊梁,致使工人死亡无数。1942年夏,铜官山流行霍乱。日本人发现生病工人,没等断气就拖到白家涝万人坑活埋。从1940年4月到1945年8月,铜宫山工人累死的、病死的、枪杀的、活埋的不计其数,故以\万人坑\命名埋葬地。

凤台县三里沟惨案

1940年5月6日,日军由安徽凤台县陈家大桥、石岗进入三里沟村内,进行了惨绝人寰的血腥大屠杀。一个名叫狗娘的农民,第一个被日军用刺刀刺死,并被毁尸数段。许多躲在芦苇塘里的妇女,在日军机枪的扫射和手榴弹的爆炸中身亡,鲜血染红塘水,材西头躲满村民的百米长沟,两边各站一名日军监视,其余日军沿着沟由北向南,进行灭绝人性的屠杀。村民们有的被枪打死,有的被刺刀捅死,有的被手榴弹炸死,一小时之内,沟里布满了横七竖八的尸体。日军还把被杀死的幼儿挑在刺刀上取乐。一个叫嘎嘎的小孩,用手去挡日军刺向他的刺刀,五个指头均被割去,日军又刺通他的太阳穴,鲜血淋淋,惨不忍睹。一个叫小黑子的,躲在屋里,日军一枪未打死,又向他的肚子捅去一刀,肠子流出,拖地3尺。有个年轻妇女,被日军强奸后,又被刺刀挑开腹部。一名叫李小龙的小伙子,目击惨景,忍无可忍,拎起身旁的油锤,猛力将一名日军砸死,自己也被刺身亡。日军在村内边杀、边抢、边烧,全村火光冲天,哭声震耳,全村500多人,死于刺刀之下的有84人,受重伤者120余人。蒋明文一家被杀后,日军把他全家尸体堆在一起用汽油烧。还有胡东标,小猴和黑三等7家被杀光。一个叫钱堆子的农民,日军把他屁股上的一块肉割给狗吃,由于失血过量,不久就死去。全村500多间房子,只剩下胡凤和家几间。三里沟大屠杀是日军侵占凤台县最集中、最残忍的一次惨案,(叶芳)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罄书难尽抓捕妇女充当军妓年龄最小9岁

汤山陈庄惨案

1940年10月至1942年4月,日军1哨所驻于硕山陈庄,为时仅一年半,对当地和周围村庄的群众犯下累累罪行,制造了一系列惨案。据不完全统计:日军突击拆民房、架鹿岩、设铁丝网、盖炮楼等,6天时间砸死南王楼民夫王方仪等3人,吊打致死2人。陈庄17户86人被驱至外村,有家不能归。日军共拆毁民房97间,破坏良田320多亩,砍伐戏班果树500多棵,宰杀耕牛和猪羊30多头,鸡1200多只。日军班长横山,在公路上以活人为靶子,打死李暗楼男孩李排和南上楼少年王方玉;夜间到李暗楼、邵楼等村,以搜查\毛胡子\为名,奸淫妇女十多人。横山强奸李暗楼村邵某的儿媳,还踢死她年仅10个月的婴儿,导致邵家家破人亡。一次,日军在公路上将一出嫁的新娘轮奸,导致新娘羞恨不已,当晚自缢于洞房,他的老母得知凶讯,也投井丧生。日军侵占期间,还抓走村民李金堂、夏振杰、许树芳、华联芳、马增良、郑稼轩等,他们有的当时被杀害,有的听说被日军押往东北,在毒气和细菌试验中被害死。(陈金沙)

日军在倪邱的暴行

倪邱是太和县北部的交通要道。1941年1月29日,日机3架轰炸了倪邱集,炸死银匠吴子秀夫妻2人和2位道士、2位油匠。2月3日,日军占据倪邱集,把躲在泰山庙里替中国军队挖工事的7名赵庄民工全部用刺刀扎死。烟铺的武广照和47岁的武庆云也被刺刀刺死。日军还强奸1名60多岁的老太婆,轮奸了40多岁的吴姓商人的妻子。2月7日,日军撤离,纵火烧毁集上大部分房屋,并在十字街烧死2名居民。

太和县李兴集惨案

1941年1月30日,日军途经太和县李兴集时,将集的四门封锁,然后在集上烧杀抢掠。有位叫\傻邦\的农民,刚走到东寨门口北边,就被几个日军捆绑起来,拉到他家屋后,吊在一棵槐树上,把他打得鲜血淋淋。他的叔父工朝臣和王殿臣闻声赶来。王朝臣上去讲情,被2个日军用刺刀连戳数刀,当即身亡:\傻邦\在不到吸一支烟的时间内被打死,死后还被残酷的日军用刺刀开了膛。王殿臣被吓得转身就跑,刚跑到门口,就被日军连开三枪打死;日军还将\傻邦\的3间草房放火烧掉,并牵走老百姓的3匹马和2头驴。(叶未)

文和县旧县惨案

1941年2月3日,日军600人窜到太和县旧县集,烧杀奸淫,无恶不作。日军打死朱述雨、朱述友、朱正身、翟永成等4人,打伤朱述礼等2人。另外,守沙河的中国军队20余人也被日军打死。日军轮奸集东的3名妇女,奸污许某的妻子时,因其反抗不从,将她毒打一顿。日军2月7日撤退时,将镇公所、小学、商会等处纵火燃烧。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罄书难尽抓捕妇女充当军妓年龄最小9岁

阜阳县大田集惨案

1941年2月1日,阜阳县西面35里的大田集正逢开集,赶集的人们把集上1.5里路的南北大街挤得水泄不通。上午1O时左右,忽然飞来27架日本侵略军的轰炸机,对赶集的人群投放炸弹和燃烧弹,集上立时一片混乱,人们四散奔逃。有10余人躲进一棵空心大槐树里,被全部炸死。全集共有700余人死于轰炸,其中30户全家无一幸免。百分之八十的房屋被炸毁。(叶未)

桐城桐东惨案

1941年2月15日拂晓,日军进犯桐东,先以飞机连续轰炸3个时,炸死当地群众多人,尸横遍地,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第二天,日军实行清乡,将王家排、许家引等地40多户农民房屋全部焚烧,大众伤亡600余人,其中有一家5口人全部被杀。(盛大全)

日机轰炸郎溪县城

抗日战争期间,日机多次轰炸郎溪县城。其中和平居民伤亡最多的一次是:1941年3月24日日机轰炸城内挂有西班牙国旗的天主教堂。轰炸前大众认为天主教堂是个安全区,纷纷跑去避难,以致教堂的大院内搭起了帐篷。日机飞临郎溪县城上空,发现教堂院内的人群后,即以机枪扫射,并投下炸弹和燃烧弹。一时间教堂院内血肉横飞,尸横遍地,死者计五百几十人,避难的平民仅有少数人生还。(文彦)

日机轰炸雄德县城

1941年7月29日早,日军飞机6架轰炸地处抗日后方的安徽硅德县城。共投放炸弹12枚,并施以机关炮扫射,当即击杀我和平居民117人(其中妇女11人,儿童8人),击伤74人(其中妇女27人、儿童12人)。当时,中东门桥头的义童学校正在上课,日机炸弹落下后,学校墙倒屋坍,地上横七坚八地躺着多具尸体,正在指挥学生隐蔽的女教师巴庆嘻伤及咽喉,当即血流如注,倒地而死。中东门桥被炸断,200多斤重的石条飞上附近的屋顶,在桥下洗衣服的妇女死伤惨痛。桥头的城墙上贴着一块块被炸飞的鲜血淋漓的人肉。一名下河淘米者,头被弹片炸去,一只手仍扶墙站立,另一只手还挎着菜篮;有的人被炸得血肉模糊没法辨认。在河下洗衣的鲍其新的16岁的女儿亦被炸死;陈金望的妹妹陈贵英,肚子炸了个洞,肠子流出来,还在奔跑,人们将她抬回家后即气绝身亡;城门洞口一个八岁的女孩倒在血泊中死去。仍怒目圆睁,此次轰炸,不仅夺去了平民无辜的生命,而且给施德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据国民政府皖南行署档案记载:县政府财产损失15万元,民营财产损失516万元,人民团体财产损失225万元,个人财产损失757万元,总损失达1513万元。

青阳县茗山村血案

1941年8月,日军一三八联队松本大队进驻安徽青阳县丁桥乡茗山村。日军小队长宫本打骂百姓,调戏妇女,无恶不作,大众将其暗杀。日军找不到宫本,遂调遣大批部队,从店门口、茗山、老山、洛家潭一带捉了700多名大众,连老大爷、老太婆、褪褓中的婴儿和怀孕待产的妇女都不放过。日军将捉到的人关在店门口西边一幢大屋里,让他们身靠身、背靠背地站着。一连站了三天3夜,仍没有查清暗杀宫本的情况,于是恼羞成怒,用砖头封闭了全部门窗,然后向屋内喷洒毒瓦斯,立即毒死朱有根等30多名群众,并使一些人精神失常,幸因当时暴雨突降,才使多数人免于暴死。

砀山班口惨案

1942年7月3日,日军出动数千人,在夏邑、砀山、永城边疆进行扫荡7月4日,日军与驻守的国民党军队激战后,侵占了班口寨,随即对抓获的当地大众大肆屠杀。有的乡村学生,挎着书包跑,日军嚎叫也不停下,日军骑兵追上去,挥刀将其劈死;有的青年妇女被轮奸后,又被剖腹,陈尸荒野。日军因在战斗中伤亡千余人,为了报复,将大批被抓获的大众反绑着拉到寨河南沿,用机枪扫射加以杀害。

太湖县田家滩惨案

1942年12月8日,日本第十一军司令家田中将、高级顾问藤原武大佐参加南京军事会议后坐飞机返回武汉,在安徽太湖县弥陀区田家滩附近的筋竹冲被击坠,家田、藤原武等9人全部毙命。12月25日,日军从武汉、安庆分两路进犯太湖,向田家滩地区\扫荡\,搜索飞机残骸和家田等人尸体,疯狂报复无辜群众。日军在田家滩方圆十几千米的乡镇,大肆烧杀奸淫。田家滩附近12座村落被日军烧光,1000余间民屋化为灰烬,80多人惨遭杀害。农民余永龙被日本兵用刺刀捅伤后拖去活埋,大众祝某全家5口有3人被杀。太湖山区重镇弥陀寺原有180家店铺,日军\扫荡\时纵火烧掉173家,1557间房屋被焚,食粮,商品、衣物、家具被洗劫一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据国民政府皖南行署档案记载:县政府财产损失15万元,民营财产损失516万元,人民团体财产损失225万元,个人财产损失757.5万元,总损失达1513万元。

金寨县茅坪惨案

1943年1月初,日军侵略军向金寨县(当时名立煌县)县城进犯。2日清晨,侵入茅坪村。为避免人们逃跑,走漏消息,日军先把全部村庄包围起来,在村东西两头和各路口架上机枪,再挨门逐户搜捕。村中的人们从睡梦中惊醒,抱着孩子,搂着衣被,跑出门外想逃生,但为时已晚,3名外地来的女孩子悄悄地向村旁河边跑去,不幸被日军发现,被机枪射杀。村内国民党政府征集的壮丁284人,路过住店的外地小商贩、运盐民工、学生100多人和村民,被日军抓住,并被赶到村西头的河滩上。随着日军军官把东洋刀朝上一扬,1声狂叫,众日军端着刺刀向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扑去。顿时,400多名无辜百姓都倒在血泊中,血流成河。日军还用扫把浇上汽油,引火将村中的400多间房屋全部焚毁。这次被屠杀的共有462人,其中181人无人辨认。当地大众将死难者的尸体集体埋葬在遇难处,即现在的\万人墓\,并立碑记念。

杨家滩惨案

日军向金寨县(当时名立煌县)金家寨进攻,企图消灭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和第二十一集团军总部。途中,日军不断派飞机对逃难大众进行轮番轰炸。2月8日上午8时许,从金家寨逃往霍邱的平民、商人及国民党省政府官员家属和部份新桂系军队,抵达杨家滩,日军飞机发现后,向逃难人群俯冲轰炸、扫射,杨家滩境内的大同公路至关山河及杨家滩镇两条大街顿时一片火海,房屋、家具及物品等全部化为灰烬,尸横遍野。北狈的青峰岭头和岭北上格子柳树林里炸死200多名男女老少,夹山店南头一个姓霍的青年妇女怀抱着刚出世的婴儿一起被炸死;夹山店北侧的老油坊路旁被炸死的20余具尸体中,一个中年妇女双手还紧紧握着两个死去的孩子的手;白马寺路上拥堵在一起的20多个逃难者也全部被炸死;杨家滩街上被炸死500余人。杨家滩一带总共被炸死的难民达1000多人。4日,日军抵杨家滩,路上见人就开枪或用刀捅死,仅在关山河就残杀逃难群众200多人。一个妇女被轮奸后还被日军将衣服剥光,并被割去两个奶头,捆绑在一棵大树上,呻吟不止。日军还一路纵火,河岸边一堆100多立方米的松杉方板被泼上煤油焚毁。

金寨县金家寨惨案

1943年1月3日黄色日本侵略军侵占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及第二十一集团军总部所在地金寨县(当时名立煌县)金家寨。当日晚上,日军在从古碑冲轰1老城25里长的道路两旁四周放火。大火延烧至4日下午,共烧毁机关、商店、学校,民房10000多间。日军还搜捕。残杀没来得及逃走的人,戴家岭永安军服厂工人10多人被刺死;段家湾邮政局长汪涛、职员陈禹漠被抓到关帝庙,日军先剥去汪涛的狐皮袄,再用大刀砍下他的头颅,同时用刺刀捅死陈禹漠;农民唐海龙在塔子河被日军捉住,被拉至河滩上连砍数刀,倒在血泊中。因未砍中要害,唐天黑后醒来才得以逃生。金家寨一带被打死打伤的有100多人。同时,有很多妇女被强奸,20多名女中学生被奸污后,含愤自杀于留利坪;下码头深塘子一名十五六岁的姑娘,被日军轮奸后,不能行走,1往后即含恨死去。日军还将安徽省企业公司的日用百货和二11集团军总部的军用物质抢走,运不完的烧掉。这次惨案中,公私财产损失没法统计,有人估计达数百亿法币。(汪士楔)

潜山县水吼岭惨案

1943年1月8日,日本第逐一六师团一部100余人从太湖县出发,分3路进攻安徽潜山水吼岭地区。日军所到之处,逢人就杀,见房即焚,残杀群众125人,烧毁民房600余间。在水吼岭附近的割肚扳,日军杀死中国军队家属和大众108人,其中有23人被日军活活刺死,有8人被割掉舌头后枪杀,还有的被剜去心脏。日军抓获妇女不分老幼,均实行奸污,有的被轮奸致死,莲花石至水吼上街、下街全部住房被日军烧毁、水吼上街烟火7日未熄,数百户群众无家可归。(盛大全)

日军在太湖的暴行

1938年6月,日军侵占安庆后,派重兵扫荡沿江各县。7月6日,日军派出24架次飞机,重点轰炸太湖县城关、徐桥两镇,方圆不足1千米的城关镇,日机持续轰炸6个多小时,投弹百余枚,全部县城一片火海,血肉横飞,3000多间民房被炸毁,169名大众被炸死。徐桥镇中街、正街和下街三分之二的商业店铺被炸毁,近百人中弹身亡,两镇财产损失不计其数。7月25日,日军第六师团、第逐一6师团1万余人,从潜山、怀宁,望江3县境内动身,分三路进攻太湖。26日占据县城,在全县乡镇扫荡月余:残酷实行\三光\政策。日军在牌楼一个小村庄一次残杀农民13人。在桃铺杨家岭,没有逃走的塾师唐耀煌、农民王佩磺、叶仲池等人,被日军当场枪杀。双目失明的王耀庭被日军推入水中淹死。一日军官逼青年王学美背其过河,因淹湿了脚,过了河将王枪杀。岔路口农民吴子齐被日军绑着石头,抛入河中淹死;殷培根,陈桂香和几名妇女,被日军当作活靶于射死。日军甚至让中国人杀中国人,从中取乐。在花元呜山村,日军勒令农民鲁传明砍杀同伴王顺宽,又将鲁吊在树上,把他的心脏挖出来当下酒菜。

太湖强奸暴行

日军捉住妇女,肆意奸淫侮辱,在县城附近抓到18岁至40岁左右妇女48人,关押在城北西风洞庙内,供日军轮番奸淫。其中有9人被割去阴部和乳房,其余也死活不明。城关镇一家婆媳两人被日军抓去,其媳被7个日本兵轮奸致死,死后剖肚挖心,还令其婆婆脱光衣服裸体跑步,百般侮辱。岔路乡老妇唐某、少妇吴某被日军抓去轮奸7天,致残毕生。据不完全统计,日军\扫荡\太湖,共烧毁房屋7252间,残杀大众2864人,奸淫妇女1804人。

铜陵庵门村惨案

庵门村是安徽铜陵县顺安镇附近的一个小村子,抗战时期全村只有8户人家,抗日游击队常常在这里活动。1943年7月7日深夜,由安顺镇出发的日军在汉好符义家的带领下,包围了庵门村,从梦中惊醒的村民们被集中到稻场上,日军从大众中拖出15个青壮年,一公开反抗者,即被日军打死。不屈自杀或被糟踏致死者,不知几许。

铜陵日军慰安所和文娱所

他们不但从日本带来一批歌舞妓女,同时还抓了一批中国妇女供其奸淫。凤台县城驻有日军一个小队,也在城西门口的望淮楼设有一个日军\慰安所\,抓捕中国妇女四五人作为营妓。滁县的慰安所抓有中国妇女19人,其中年龄最小的仅9岁。另外,合肥、芜湖、凤阳等地均设有\慰安所\。

合肥的\慰安所\

日军侵华时期,合肥城内设有多处\慰安所\,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人,也有日本军妓和朝鲜妇女。其中有日军警备司令部内的南城墙下的慰安所,日本宪兵队开设在东古楼巷(今中菜市内)的金海楼,慰安所和小东门附近间谍开设的\慰安所\等。时有\慰安妇\不堪胡闹与凌辱而悲愤自杀或被摧残致死者。

西地那非有哪些副作用

bossroualviagra

吃了伟哥是什么感觉_吃了伟哥没什么感觉怎么回事

国产viagra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